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 尊敬的先生/女士,您好,欢迎光临论文世界网!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电话:152-6416-1388
 法律论文
青少年网络犯罪法律成因及其规制
发布时间:2017-09-24 点击: 发布:中国论文期刊网
 

一、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概念界定

青少年网络犯罪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定义。要理解什么是青少年网络犯罪,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什么是青少年犯罪。青少年,根据我们的生活习惯来说,应该是“青年”和“少年”的简称。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对“青年”的诠释为:指人十五岁到三十岁左右的阶段;对“少年”一词的诊释是:指人十岁左右到十六岁左右的阶段。而根据现代心理学对人的成长分段,“少年”是十岁左右到十五岁左右的年龄段;“青年”是十六岁到二十五岁左右的年龄段。无论是《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诊释还是心理学上的分段,青少年应该是从“趋于成熟”到“成熟”这样一个年龄段的人的群体,是生理因素和心理素质逐渐定型的阶段。这主要是从生理和心理上对青少年成长过程白勺一个年龄界定。
    其次,要探讨青少年网络犯罪,我们必须首先明确几个相关的概念,即计算机犯罪、网络犯罪和青少年网络犯罪。关于计算机犯罪,学界较为流行的定义主要有:计算机犯罪是以计算机为工具的犯罪;或以计算机资产为犯罪对象的犯罪;或既以计算机为工具又以计算机资产作为犯罪对象的犯罪的总称。也有学者将所有与计算机有关的犯罪都定义为计算机犯罪。我国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对计算机犯罪的定义是:以计算机为工具或以计算机资产为对象实施的犯罪行为。也就是说,计算机犯罪既包括直接针对计算机进行的犯罪,也包括利用计算机进行的其他类型的犯罪,比如利用互联网实施赌博、侵犯商业秘密、敲诈勒索等。网络犯罪是指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利用信息技术在计算机网络上进行的妨害计算机信息交流或者严重危害社会,依法应负刑事责任的行为。这种犯罪活动必须是在网络上进行的或利用网络进行的。
    综上所述,可以说,青少年犯罪是指10岁到25岁左右的人的犯罪。前者和《刑法》规定上的“未成年人犯罪”的范围应该是一致的。但“未成年人犯罪”是一个准确的法律概念,而“青少年犯罪”则是一个宽泛的社会学、犯罪学概念。比较计算机犯罪和网络犯罪的定义,笔者认为,此处的青少年网络犯罪,特指少年行为主体以网络信息和信息网络为攻击对象,或惜助信息网络为犯罪工具和手段,故意实施的危害信息网络安全、侵犯社会主体合法权益,触犯有关法律规范的行为。

二、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法律成因

    首先,在法制观念方面,多数人对网络犯罪行为认识模糊。互联网具有互动性和直接性特征,在网络构建的平台上,青少年的主体意识会被极大地调动和刺激起来,一些自控力不强的青少年迈入虚拟的网络世界后,其约束力的不足便一览无余。从而导致虚拟与现实的倒置,把网络中的虚拟社会生搬硬套到现实社会中,产生强烈的不适应感,容易产生犯罪冲动。尤其是青少年的法律意识处于形成之中,他们对法律规范的了解有限,对自身行为的正当性、合法性难以有正确的认识与控制。他们对网络行为更多地是从生活的角度去认识,而不是从法律的角度去看待,往往不会把自己的行为与犯罪联系起来,而仅仅看成是一种智力游戏,是一种生活里的挑战。同时青少年由于很少受到法律专业知识教育,法律意识比较淡漠,对自己行为的违法性浑然不觉,待到被追究时才恍然大悟,但为时已晚。
    其次,在立法方面,我国目前这方面的法律规定欠缺或不够具体,这不仅表现在实体法上,也表现在程序法上。
    其一,法律失范。法律上的失范是指现行没有规定,因而无法可依的状态,是指立法滞后造成的规范缺乏或规范难以适用的现象。这首先表现为对网络犯罪立法的滞后,存在法律盲区,大量的网上行为既没有旧法律的约束,又没有新法律的规范,从而为网络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使之有了滋生的地方。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清况,是因为我们对网络犯罪的特殊性还没有充分的认识,如《刑法》只对“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并未有只言片语涉及“网络”或者“网络系统”。而我们知道,计算机信息系统并不等同于网络系统,网络系统是比计算机信息系统更高级的,能够对信息进行收集、加工、存储、检索等处理,能够对信息进行传输,从而实现资源
共享功能的系统。侵犯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行为并不一定危害网络系统,而侵犯网络系统的行为也并不必然危害计算机信息系统。一般而言,侵犯网络系统的行为比侵犯计算机信息系统的行为危害性更大。然而,遗憾的是,《刑法》对危害网络系统的行为根本就没有任何明文规定。
    其二,法规、规章立法效力低下。例如,国务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公安部关于《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中国互联网络域名注册暂行管理办法》、《金融机构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暂行规定》、国家保密局关于《计算机信息系统国际联网保密管理规定》、邮电部关于《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国际联网管理办法》以及省地方政府颁布的如《四川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等以上这些网络法规,绝大部分是国务院及其下属部委讨论通过的行政法规、规章,等级效力低,执行过程中力度不够。
    其三,刑罚配置不合理,法定刑配置偏低。过于宽松的惩罚不能有效遏制青少年网络犯罪。与其他犯罪相比,我国对计算机网络犯罪规定的法定刑相对偏轻。比如根据《刑法》二百八十五条,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即最高只能处三年有期徒刑。这也许由于当时对于计算机犯罪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因此设计的法定刑太低,但是,即使是出于保护青少年的考虑,这样轻微的刑罚措施对危害较大的青少年网络犯罪,也很不合适。并且,由于法定刑太低,该条规定完全可能导致当犯罪人在中国领域外犯罪时,我国的司法管辖权可能无法行使。
    其四,刑种过于单一。世界各国对网络犯罪的自然人一般可处自由刑、财产刑和资格刑,对犯罪的法人采取“双罚制”。而《刑法》对网络犯罪的处罚只有自由刑,因此至少有两种刑罚手段被忽略了:一是未规定罚金刑。而国外主要是采用罚金刑。因网络犯罪大部分是出于经济目的,对其科以罚金刑对遏制此类犯罪将有明显效果;二是缺少资格刑的设置。从司法实践中发生的案例来看,对于网络的依赖性及对犯罪行为的成瘾性,已经成为诱发网络犯罪的重要原因,仅事后性的刑罚打击往往难以阻止其再次犯罪。

三、青少年网络犯罪的法律规制

(一)加强青少年法制教育工作。

法制观念淡薄是青少年网络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学校、家庭和社会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法制教育、网络道德教育和网络安全防范教育工作,从根本上遏制网络暴力案件不断上升的趋势。加强青少年网络法制教育应在传统法制教育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创新网络法制教育形式,办好法制宣传教育网站。政府网及各门户网站要专门开辟法制宣传教育栏目,根据不同年龄阶段学生的生理、心理特点和接受能力,有针对性地开展法制教育;要建立和完善学校、社会、家庭相结合的法制教育网络,充分利用各种教育阵地,增强青少年法制教育的引导性、互动性和趣味性;要努力培养青少年的爱国意识、守法意识和权利义务意识,着力培养网上法制观念;要加强预防青少年网络违法犯罪教育,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网络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使青少年认识到,网络中人的行为是现实生活中人的行为的镜像,在计算机网络中同样要遵守法律和法规,否则,必将受到法律地严厉打击。

(二)加强对网络场所的执法力度。

网络是社会进步的产物,是高科技的普及应用。网络对青少年开拓视野、增长知识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目前,大部分青少年上网场所还是网吧,而网吧也是青少年网络犯罪发生最多的地方,因此,有关部门应加强对网吧的管理,为青少年上网营造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首先应要从源头上对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的有关电信运营商严格要求,按照国家规定对无证经营、超时经营、接纳未成年人的网吧一律不许提供接入服务,并于每天限定时间对所有网吧停止网络接入服务。同时要在所有网吧装上网络安全监控软件,有效防止青少年在网吧、甚至家庭电脑上有害使用网络。其次加强对网吧政策的引
导,科学合理地确立各地网吧发展的规模数量,防止无序发展和不良竞争,引导网吧向信息服务方向发展,营造有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绿色网吧”。再次强化网吧规范化管理,成立专门领导机构,运用法律经济、市场的手段,扶持规模较大,管理规范的网吧,坚决取缔那些无照违法经营、侵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黑心网吧。

(三)加强网络执法队伍及执法人员水平建设。

即使最好的计算机安全措施也不能绝对保险,因此,在加强科技性防范的同时,也应加强执法队伍和执法机构的建设。但目前我们的警方尚未受到足够的训练去发现和侦破计算机犯罪,形势对罪犯有利。迅速培养熟悉电脑、训练有素的“网络警察”已成为今天提高警察素质、为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重要条件。打击网络犯罪,执法机构责任重大。当前,除了要成立和不断完善专门处理网络犯罪的管理部门外,其他执法部门也要加强和完善自身与网络百巳罪作斗争的组织机构和制度,加大打击网络犯罪的力度。

(四)加强网络法制建设。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推进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方针,无论是治理有形的现实社会,还是治理虚拟的网络社会,法律都是
一种不可或缺的手段。从根本上对网络犯罪进行防范与干预,必须要依靠法律的威严。加强网络立法工作,建立和完善网络法律系统是有效预防和控制青少年网络犯罪的制度保障。我国先后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互联网暂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管理暂行规定实施办法》、《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站从事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规定》等一系列的网络法律法规。但从总体上讲,我国互联网络的法制建设还相对比较滞后,特别是对青少年网络保护方面的法律相当缺乏,无法满足当前社会形式的需要。因此,国家应该加强网络立法的进度,同时对已经出台的相关法律、法规,根据现实情况进行进一步完善。笔者认为,鉴于当前网络犯罪的现状,应当适当增加网络犯罪罪名,并将一些对国计民生危害严重的行为扩大到刑法典调节的范畴。在完善现行刑法典的同时,考虑到网络犯罪与传统类型犯罪相比存在诸多独特之处,待时机成熟,我国应参照发达国家立法上的经验,将网络犯罪的防范与惩处制定为一部单行刑法,以全面规范网络犯罪行为,避免刑事司法真空的存在以及司法困惑的出现。

QQ在线编辑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小薇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晚班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小爱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

  • 152-6416-1388
展开